一位前香港老师的普通话教学

发布时间:2019-09-12 11:21浏览次数:

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香港报道组

“你们的普通话水平真的很差,怎么会差到这个程度。”

当看到同学比手画脚都形容不了一个简单的成语时,徐丽(化名)总忍不住揶揄几句。

香港出生的徐丽曾在香港教授过4年普通话课程。徐丽从声母、韵母开始教起,引导学生一步步升级打怪,克服语言障碍,“不是所有学生都喜欢学普通话,但是他们特别喜欢上我的普通话课”。

自香港回归祖国以来,普通话课成为香港中小学核心课程之一,特区政府也开始培养普通话师资。2009年,香港高中学制改革,普通话课程涵盖小一至中三(相当于内地的初三——记者注)。公立院校是教授普通话课程的主力军。

2014年,中文教育专业硕士毕业后,徐丽进入母校下属的大专院校中文科担任老师,主要教授实用普通话、普通话沟通与交流、中文阅读与写作三门课。学生大多因中学毕业考试成绩不理想,进入大专院校里学习课程,成绩优秀者还能获得直升大学的机会。

普通话的语音、词汇、语法与粤语有所差异。无论是在课上还是课间,以粤语为母语的香港学生总是习惯性用粤语和徐丽交流。回答问题时,遇到没法用普通话表达的情况,学生总是习惯性抛一句粤语来请徐丽翻译。

“请和我说普通话。”徐丽要求学生,普通话课程全程使用普通话交流。

慢慢地,徐丽摸索出一套进阶式的课程内容。开学第一课,徐丽根据学生的自我介绍,评估学生的普通话基础。如果班上学生平均水平不佳,她从最简单的声母、韵母开始教起,然后引导学生进行粤普互译,语境练习。如果学生大多有一定普通话基础,她就直接按照词汇、句子、语境的顺序一步一步教导。

她的课堂上,一般有30个学生左右,每节课3个小时。按照三七的分配比例,徐丽在课程设计上总是引导学生说七分,自己说三分。“学生说得多才能练习运用语言。”

她发现,有时候学生说得不是特别好,反而刺激其他同学的关注和学习热情。“在笑声中,我才知道原来十个同学有一半不会犯同样的错误。”

但有些错误一时很难改过来。学生被纠正后点点头,下次继续犯同一个错误。

比如,香港学生在表达“你先吃饭”“你先走”时,总习惯性地说“你吃饭先”“你走先”。这是因为在粤语的语法里,副词常在动词之后,即“你吃先”“你行先”。

另一个改不掉的习惯,是学生喜欢在每句话的开头加一个词“然后”。徐丽解释,因为粤语和台普都没有翘舌音,学生学台湾普通话更容易。受到台湾文化影响,香港学生喜欢以“然后”作为表达一句话的开始。

“很多学生特别努力,笔记上都标满了拼音。”徐丽观察到,课堂口语练习后,有学生回家后也会自行练习口语。

期末考试前两周,她会提前公布6个场景的考试题目,由学生自行准备。考试时,学生抽中其中一个题目,在她面前一对一表达出来。“我会设计一些口语场景,比如你是一个餐厅的营业经理,有顾客不满意时,你应该如何处理。”

有勤奋者事先把6个场景的答案想好,誊写在纸上,开始背诵。徐丽总引导他们尽量不要用这种方法:“在纸上写出来的是书面语,我希望他们说的是口头语。”

课余时,徐丽曾问过学生:“有什么兴趣爱好?”

答案之一是“看起点中文网的原创小说”。

徐丽自己也天天看,失眠时就读一两章。“这属于文化方面的交流,属于学生的兴趣爱好,但是挺起作用的。”

在课上,徐丽不会刻意教简体字,学生也很少看内地报纸,但学生基本能读得懂起点中文网的原创小说。有些网络新词汇,比如“很牛”“搬砖” ,香港学生一时反应不过来,但在语境下,很容易就能理解了。

“阅读上没有问题,我就是拼音转文字不太懂。”1997年出生的陈科(化名)是徐丽2015届的学生。他在香港读大学期间曾到清华大学交流,也在中央电视台实习过。

早在中小学阶段,陈科就已经学习普通话。

自1998年起,普通话成为香港小学核心科目。在1998年及以后入学的学生,都会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学习普通话至初中三年级。2000年,普通话成为香港中学会考科目(在2011年以前,香港中学会考的成绩影响学生升学和就业——记者注)。

2002年,香港课程发展议会提出,普通话课成为中国语文教育学习领域下的一门学科。根据2017年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教育局建议学校采用的《中国语文教学学习领域普通话科课程指引(小一至中三)》,普通话课程设计要重视实际应用,包括聆听、说话、阅读、拼写4个学习范畴。

北京28开户_北京28网站_北京28投注-万科集团
微信扫码 关注我们

  • 24小时咨询热线4008-888-888

  • 移动电话13588888888

 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 苏ICP12345678 网站地图XML  网站地图HTML 技术支持:北京28开户